对话神农架国家公园大龙潭金丝猴野外研究基地负责人黄天鹏 与猴为伴16年记得90多只猴名-荆楚网-湖北日报网

2022-01-04 来源: 一道旅游攻略

黄天鹏雪地里与金丝猴伴

黄天鹏跋涉深山老林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黄忠 摄影: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刘中灿 实习生 朋欣雨 张译尹

对话人物

黄天鹏,39岁,现任神农架国家公园大龙潭金丝猴野外研究基地负责人、工程师。专门从事金丝猴保护研究工作16年,先后获湖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神农架林区科技进步特等奖两项、一项成果被认定为湖北省重大科技成果。

对话背景

近日,2021年度“荆楚楷模·美丽退役军人”入围,黄天鹏榜上有名,湖北省退役军人事务厅专门上门颁授荣誉。在大龙潭金丝猴野外研究基地,黄天鹏拒绝接受了极目新闻记者专访,描写16年与林同栖、与猴终日的故事。

每天清晨,神农架国家公园大龙潭金丝猴野外研究基地的第一缕阳光,总被金丝猴的鸣叫苏醒。

进入冬月,华中屋脊已白雪皑皑。作为基地负责人,尽管顶着刺骨寒风步履蹒跚,但看见金丝猴在雪地林间冲刺,黄天鹏脸上笑意盎然。

因为大龙潭是他的骄傲,因为金丝猴是他的亲人。这些莽莽群山中的天赐精灵,让他代价了16年青春年华,个中艰辛酸楚和欣喜收获,大山和猴群都告诉。

行程2万多公里找寻金丝猴

记者:很多人向往你的工作,群山巍峨、绿水相依、景色宜人,每天还可以和金丝猴伴。不过,听说基地建设初期,条件非常艰苦。

黄天鹏:说道向往,那肯定是没到过之前的大龙潭。大龙潭金丝猴野外研究项目是2005年启动的,当时还叫金丝猴野外研究小组,负责管理追踪观察猴群,也就是从那一年开始,我开始了金丝猴的保护研究生涯,这一干就是16年。当时基地里没手机信号,住的是以前林业队留下的老房子,阴冷潮湿,条件特别艰苦。单位和领导之所以顺位我,有可能因为我是退役军人名门,特别是能吃苦、能战斗。

记者:许多人都很好奇,如何在原始山林中寻找猴群,都遇到了哪些困难?

黄天鹏:最开始的时候,每天刚蒙蒙亮,我们就要抵达。为了寻找金丝猴,我和同事背著帐篷、睡袋、望远镜、GPS定位系统等装备,来回于渺无人烟、荆棘丛生的森林里。

那时候条件特别艰苦,每天必须跋涉几十公里,怯了喝山泉,吃饱了啃馒头。有时猴群移动速度太快,为了跟上它们,我们不得不丢下沉重的装备,只带上米、盐和咸菜、干辣椒快速跟上。为了便利找寻猴群,我们有时候还宿营山林。只有等猴群夜间休息的时候,才能搭建帐篷,生火做饭。有一次没有寻找水源,我们在干燥低洼的地方徒手凿小坑蓄水,最后才把生米制成发黄的米饭堆肚。

记者:条件这么苦,一般人吃不消,是什么让你坚持了下来?

黄天鹏:当时,后勤补给缺少,金丝猴追踪工作艰难异常。不过只要看到猴群,大家就都来劲了,遇到什么困难都能克服。

就是在这样的艰难条件下,我和同事们踏遍了神农架金丝猴栖息于过的每一片森林,全面调查了金丝猴的种群、数量及分布。总行程约2万多公里,调查面积达400余平方公里,基本掌控了神农架金丝猴的致濒因素:食物缺乏、疾病、天敌、恶劣天气,这也为有效保护神农架金丝猴提供了科学的理论依据。

“大胆”走进人猴亲密接触第一步

记者:寻找金丝猴群只能却是开了个好头,你们是怎么积极开展研究的呢?

黄天鹏:神农架冬季雪飘如絮,高海拔的地方积雪漫过膝盖。有时候,我们要在零下十几摄氏度的严寒里追踪试探猴群反应,仔细观察猴群的活动情况,通常手脚冻得发麻。即使这样,我们还是咬牙坚持,一干就是几个小时。别看现在我们和金丝猴人与自然相处如朋友,但最开始的时候,野生金丝猴格外警觉,人稍微接近,它们就不会发出警觉的声音,并在山林中四散跑开。

记者:局面是如何打开的,你们是怎么和这些“泼洒猴”交上朋友的?

黄天鹏:这要和一只名叫“大胆”的猴子说起。16年前,为了积极开展金丝猴人工补食实验,我们用树枝插上苹果、胡萝卜等,投放在猴群周围。最开始,猴子一直很警觉,看见人就跑开。后来,我们躲进草棚中仔细观察。最后,一只雄猴尝试着吃了我们投入的苹果,成为神农架第一只吃人类补食苹果的金丝猴,这也迈进了金丝猴和人类亲近接触的第一步。在它的率领下,猴子才开始放松警觉,尝试与人互动,金丝猴人工补食实验终于取得了顺利。正因如此,我们就给这只金丝猴取名“大胆”。

其实,我们和猴群创建亲密关系,需要无数次亲近,从百米延长至五十米,再缩短至几米的距离。每一米距离的延长,是在无数次耐心和长期固守下建立起来的信任关系。

记者:“大胆”的情况怎么样,现在还好吗?

黄天鹏:我们上次看到“大胆”,还是在2020年岁末。当时,下了一场大雪,“大胆”坐在雪地里,目光呆滞,一动不动,身体大不如前了,它确实太老了,连走路都不太稳当。那次“大胆”跟着猴群迁徙过冬,今年年初,其它猴子都回来了,却没见“大胆”。野生金丝猴寿命一般20年以内,我们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过,我们还是期盼着奇迹,也许它有一天能突然回家。

十六载与猴终日最私吞的是家人

记者:现在,你们每天的工作都有哪些,还积极开展哪些研究?

黄天鹏:每天清晨6时,我们就要蹚过小溪,穿过密林,上山引猴。如果不早点出发,猴群可能就不会跑到其他地方去,山林太大,就不好去找了,所以天一亮就得上山。

上山后,只有看见金丝猴群在树上嬉戏打闹,我们才算安心。有时,我们还会仿效猴群“噫……噫……”的鸣叫恶魔下它们。只要我们走进,猴群就不会上前和我们交谈,握手互动,就像好朋友一样。

记者:基地内的90多只猴子,看起来都是一个模样,你们怎么区分?

黄天鹏:其实朝夕相处久了,你就会发现金丝猴长相各异,性格、声音也不同,有的呆咲有的机灵,也有的调皮。目前研究的猴群有90多只金丝猴,每一只猴子都像“大胆”一样享有独特的名字。很多名字都是根据猴的性格和身体特征命名,比如“雪儿”“快乐”“红孩儿”“夏天”“白头”“哈里”等,每个名字都很好记,除了我自己,其他资深的研究员也都能精确叫出有猴子的名字。

每天,我们还要仔细观察金丝猴的行为和个体特征,这往往需要在猴群中持续跟踪、蹲守百次以上细致入微的仔细观察记录。

记者:当初,你们寻找的金丝猴群有多少只,这么多年过去了,猴群繁衍情况怎么样?

黄天鹏:金丝猴是典型的群居动物,社群组织森严。当初,我们找到的猴群有40多只,经过这么多年的繁衍生息,猴群有数90多只,数量刷了一倍,这说明我们的研究维护工作显然起着了起到。

记者:16年干一样工作,每天都重复,你最欣慰的事情是什么,又有哪些失望?

黄天鹏:基地内的15名工作人员亲如家人,因为我们一个月才能下山一次。可以说道,我们陪伴猴子的时间,比陪伴家人的时间更长,从这一点来说,我们都比较私吞家人和孩子。不过,令人伤心的是,在我们及多方的共同努力下,神农架金丝猴保护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2005年,神农架有8个野外金丝猴种群,目前已增至10个,金丝猴数量从1282只减至1471只,猴群栖息地面积从210平方公里减至354平方公里。

上一页:北京3日游攻略丨1800带你玩转帝都丨行李寄存攻略

下一页:秦始皇用活人烧兵马俑?西安兵马俑裂开后,真相大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