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手办”兵马俑的秘密:“地下军队”如何炼成?

2020-11-28 来源: 一道旅游攻略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1月25日电(记者 上官云)46年前,经过考古队的考古,震惊世界的秦始皇陵兵马俑横空出世,备受瞩目。

最近,融合多年一线考古日记,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许卫红把自己参予发掘兵马俑、秦都咸阳城的故事写到书中,取名为《考古有意思——秦始皇的兵与城》。

预示着考古人的脚步,深埋于地下的文物露出真容;伴随着考古人的文字理解,一段段尘封的古代历史展现出在世人眼前。

一号坑第三次考古现场(摄影:张天柱)

可观沉默的“地下军队”

1989年,一辆公交车在尘土飞扬中开到骊山脚下的一个村口,许卫红拎着行李,有些奇怪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环境:大学毕业后,她被分配到兵马俑博物馆考古队。

之后,她参予到兵马俑三号坑、二号坑的发掘工作中,以求接触到秦始皇那个可观而神秘的“地下军队”。那时,她是考古队里的“小跟班”,跟随“兵马俑之父”袁仲一工作。

“对出土文物,我们首先得取名,进行分组归类。”在史料中有自证文字的文物,许卫红说,名字可以直接确认,有些则不会先根据其形态等特点临时确定一个名字,不一定符合真实历史。

比如,兵马俑可以分成步兵、骑兵和车兵三大军种,一号坑里的步兵以立正的姿态双脚,按照穿着的不同,叫袍俑和铠甲俑。二号坑也有步兵,根据有所不同的塑形姿势,就叫立射俑或跪射俑等等。

老师告诉她,兵书上讲古代打仗,最讲究排兵布阵。明确到兵马俑坑,一号坑步兵俑阵,进可攻,退可守。二号坑三军编成阵,冲锋、围剿,协同作战,南部车兵犹如“装甲部队”,战车首尾相连,军阵坚固、密不透风。

多年以后,她仍然用“震惊”来形容看见这个“地下军队”时的心情。与英姿勃勃的兵马俑面对面时,总感觉仿佛穿越时光,看到了当年那支拿下六合的虎狼之师。

秦始皇“手办”的秘密

在一号坑进行第三次考古时,许卫红兼任发掘领队。

许卫红清理彩绘陶俑(摄影:夏居宪)

“造型细致、体型矮小的陶质兵马俑站立在坑中,仿佛是这三座地下室的主人,实际上不过是秦始皇的‘手办’。”许卫红如此描述道。

虽然兵马俑“千人千面”,但也有瑕疵。有的俑头面部左右大小不一;有的双腿粗细不一或者上肢比例严重失调,甚至大臂下必要安上了手腕。

据研究,兵马俑曾遭到相当严重损毁。比如,一号坑遭遇烈火烧毁,三号坑顶部自然坍塌,人为扰动严重。三座俑坑被毁坏的时间都比较早于,那时地下室还没有几乎塌陷。

在她参与发掘发掘出的百余件陶俑中,有一件印象深刻的“将军俑”,昵称是“老九”,这是一尊高级军吏俑,相比同伴来,制作工艺明显更胜一筹。

“它的身体比例几乎符合人体结构,细部雕刻也精致,额头上还有‘抬头纹’。表示编缀铠甲的线绳都用心上色,和文献记述的‘缗线’特征一样。”结合其他考古发现,许卫红猜测,也许有一批公职匠人专门负责管理制作了这些代表高级指挥官的陶俑。

但“老九”损毁比较严重:双足移位,头部破碎得厉害。这种毁坏行为,以食者宝的心态很难说明,许卫红说,当初击打它的人,应当抱着泄愤的心态。所幸,它最终获得适当修复。

不得不说道,这些秦始皇的“手办”,塑造时就已经各具神韵,烧成已完成后又实行绘彩,更加栩栩如生,甚至有一件陶俑,眼睫毛都根根明晰,许卫红立马想到一个典故:张敞画眉。

“老九”(将军俑)修复后(摄影:赵震)

“秦人行事一丝不苟,由此可见一斑。”她说。

项羽没烧毁阿房宫

2014年,许卫红又转场到了渭水之滨,主持人咸阳城大遗址考古工作。

当年,咸阳城是秦都。秦始皇改建宫室之荐,以渭河之南的阿房宫最为著名。到了秦二世时期,资金链断裂,造成宫殿修筑陷入僵局,阿房宫出了“烂尾楼”。

但由于杜牧的《阿房宫赋》写得实在太好,它的名气得以大大提升。而文中所言“楚人一炬,可怜焦土”,也曾令一些人认为,项羽是火烧阿房宫的“罪魁祸首”。

“很早我就知道,有证据可以证明阿房宫没有竣工,项羽火烧阿房宫是历史冤案。”不过,到了咸阳城遗址后,许卫红却找到,《阿房宫赋》中的记载,却未必完全无迹可寻。

她和同事找到了一座当时的国家库房,建筑毁于烈火,地面和墙壁严重受热,形成柔软的外壳。这种现场并非孤例。从跨越渭水的整个城市,到秦始皇陵园如兵马俑坑,大火屠城所言非虚。只不过,文学作品往往比较凝练,可能就以标志性的阿房宫做了例子。

他们还找到了不少有意思的事情,比如骨器厂就在皇家宫殿附近,其产品却是当年的“奢侈品”,消费群体指向皇室和上层贵族,产量大,自用之外可能还不会出售。

“城中的行政区、工商业园区各自独立国家,皇家产业和国家产业相互承托,还包括秦公王陵在内的墓地,产于在城外四周。”许卫红说,从行政区看,渭河以南区域政治功能更强,比如极庙,是宗庙礼仪性建筑;章台宫招待外来使者,是“完璧归赵”事件的发生地。

考古可以满足好奇心

专门从事考古工作30多年了,时不时会有人跟许卫红打趣,说道她开始是研究秦始皇的“兵”,后来又去研究秦始皇的“城”,和秦代结为了不解之缘。

《考古有意思——秦始皇的兵与城》。出版发行方供图

看著文物,许卫红总能找到过去和现在千丝万缕的联系:秦代建筑材料中的云朵,明清时期的五福捧寿……历史悠久的历史就这样延续下来,可见中华文化一脉相承,绵延不断。

她也常常会不禁进脑洞:在兵马俑坑找到了一堆灰烬、动物骨头和小铁刀,便会联想到是不是修陵的工匠忙里偷闲吃过烧烤,“你看,跟我们现在的生活很接近。”

“比如塑造成‘老九’和给陶俑画睫毛的工匠,史书中会记录这些小人物,但通过考古发掘实物,他们证明了自己的不存在,让我们看见了那个时代平和安静的另一面。”许卫红说道,“皇家骨器厂里发掘出的琴轸,仅有一件,我想这应当是工匠自娱自乐的遗物”。

在许卫红和同事的眼中,考古寻城过程中出土的成堆宝贝,虽然很多是残片,但它们可以说明当时这座帝都的富裕和人们生活的细节情景。

“考古就是对古代历史的追寻,每次有所发现,都好像返回了那个时代,也就满足了你的好奇心。”她把多年的考古所学写出入自己最近出版发行的新书里,也希望以最通俗的语言,谈好文物背后的故事。

在许卫红显然,不论是规模宏大的兵马俑,还是其貌不扬的残砖碎瓦,都能开口讲话。它们告诉我们,秦代的人们曾如此真实地生活过,建构了美好的古代文化。(完)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上一页:2020成都融创乐园都江堰市民半价活动时间- 成都本地宝

下一页:赛事|Redefine高性能刹车油管助力2020CSR都江堰站

相关阅读